是怎样的鸟?

{"autoplay":"true","autoplay_speed":3000,"speed":300,"arrows":"true","dots":"true"}

鸨:这些体重很大的鸟共有27种,分布于四个大洲——非洲、亚洲、欧洲和澳大利亚。它们的外观有些类似鹤或鸵鸟,但近来的基因研究证据表明鸨科鸟类与蕉鹃及杜鹃科的鸟类遗传关系较近。鸨是杂食性的鸟类,在食物资源可选的情况下偏好昆虫或小型脊椎动物。

通常它们被发现于干燥开阔的地面奔走,但其实它们也善于飞行。实际上鸨科包含了可飞行的鸟类中最重的两种——大鸨与灰颈鹭鸨。

鸨的一些繁殖炫耀是动物界中最奇特、最壮观的表演之一。大多数鸨科鸟类具“择偶场”繁殖系统,聚集其中表演的雄性会展现多种炫耀行为,包括身体的扭转、气囊的膨大、旋转、跳跃或奔跑。雌性则在一旁观看,选择心仪的雄性与之交配。之后雌性独自孵化及养育幼雏,而雄性则继续它们的表演。这种配偶系统导致了很多鸨科鸟类高度的性二形性,即两性在体型及色彩上具有显著差异。

鸨仅具有三根向前的脚趾且脚趾较短,不能抓握树枝,因此它们必须在地面筑巢。它们的卵及幼雏经常因捕食者或人类活动而夭折,其中人类活动包括了家畜放牧及机械化农业生产。

大多数鸨科鸟类的种群数量都在下降,因为它们的生殖率较低而成鸟的死亡率却较高。成鸟的死亡原因包括狩猎、陷阱、毒害及与空中电力线缆相撞。很多种类在一年的活动中跨越很大的距离,因此易受广阔领域内的各种威胁的影响。


大鸨

大鸨名中的“大”字实可理解为“最大”。雄性体重可达21千克,乃可飞行的鸟类中体重最大者。然而雌性体重仅为5至7千克。此乃鸟类当中两性体型差距最大者,而这夸张的差距所产生的关键在于它们那奇特的婚配系统。

雌性大鸨根据雄性的外貌及求偶炫耀的精彩程度来挑选配偶。每年春季,这些求偶炫耀都会上演于传统的求偶舞台。雌性的性选择所筛选出来的一代代雄性长成什么模样了呢?他们的体羽具鲜明的红色,可以表演一套非常复杂的舞蹈,舞蹈动作包括身体的扭转及喉部特化的喉囊充气膨胀等。

不幸的是,在过去的百年间大鸨的种群数量经历了严重的下降,导致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见到它们那精致的表演了。该物种在它的整个分布区都经历了种群衰退,在某些欧洲国家甚至已经区域性灭绝了。

大鸨的东亚亚种仅分布于蒙古、中国和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南部。该亚种的生存状况更需要特别关注。尽管在蒙古的调查很有限,该亚种的种群数量估计不超过2500只。蒙古由共产主义向自由市场经济转变所带来的大量公路建设、自然资源开发及土地私有化使得它们的处境尤其危险。

大鸨生存面临的威胁有很多。它们的巢仅是在地面上刨出的浅浅的坑,容易被在巢区作业的农业机械破坏。幼雏快速生长所强烈依赖的食物来源昆虫则被杀虫剂清理掉了。尽管它们飞行能力不差,但因体重大所导致的机动性不足常使得它们较难躲避电力线缆。而且现在尽管狩猎是非法的,却仍然在大鸨的种群数量下降上难辞其咎。我们的团队正在中亚地区对这些威胁因子进行量化,并与当地民众及保育机构协商以制定保育计划。

其它资源

Meet the Great Bustards we are monitoring

Video of a Great Bustard practicing his display at our site [.mov]


波斑鸨

波斑鸨:从生物演化上来说,波斑鸨与大鸨遗传关系最近,虽然体型上比大鸨小很多。亚洲的波斑鸨原作为分布一直延至非洲的波斑鸨的亚种,最近被提升为了种,仍称为波斑鸨。而非洲的波斑鸨亚种则改称翎颌鸨。它们喜好干旱的生境,分布于西奈半岛向东至戈壁荒漠。

雄性波斑鸨的繁殖炫耀迷人而独特,它们小步跑来跑去,装饰性的羽毛遮盖住了眼睛。与大鸨相似,它们基本上不发出任何声音。

波斑鸨与翎颌鸨是鹰猎者的首要猎取对象。在很多区域这两种鸨的种群数量急剧下跌,原因是狩猎工具更加现代化,并且猎人们旅行更长的距离以追寻剩余的种群。在它们分布的某些地区,人工繁殖场利用人工授精方式来繁殖驯养它们并进行野放。


小鸨

小鸨:这种小型的鸨(体重小于1千克)繁殖范围较广,包括哈萨克斯坦、西南俄罗斯及高加索地区,并至欧洲西部。小鸨喜好集约化程度不高的农业用地的生境,例如有休耕周期的谷物种植地以及放牧用的草场。因此该鸟种受到的威胁来自农业的集约化,包括灌溉、过度放牧以及农业机械对巢卵的破坏。

雄性的颈部有一圈漂亮的黑色毛领子。在繁殖季节,雄性聚集于“择偶场”进行炫耀表演,动作包括挺立其黑色毛领子、跺脚、发出咔嗒声及小幅跳跃等。


新闻中的鸨